<samp id="0sogw"><s id="0sogw"></s></samp>
  • <table id="0sogw"></table>

    吃中餐怎樣搭配葡萄酒呢

    點擊次數:   更新時間:17/08/15 09:57:08     來源:www.mazdago.com關閉分    享:

     一提到煙臺葡萄酒就想到餐酒搭配了。紅葡萄酒配牛排,香檳搭生蠔。以至葡萄酒都喧賓奪主了——不吃牛排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喝葡萄酒。
       餐和酒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?在古代,飲用水并沒有經過消毒。16世紀發明了顯微鏡、17世紀發現了細菌,而后才發展出了消毒技術。所以古人在喝“生”水的時候,水里的細菌也一并被喝下去了。在葡萄汁被發酵成葡萄酒的過程中,酵母消化掉了大部分的細菌,所以發酵完成的葡萄酒里基本是無菌的。而酵母代謝產生的酒精還創造了一個細菌不適應的環境。葡萄酒因此變得更潔凈。飲用無菌葡萄酒要比直接飲用帶細菌的水要更健康。發酵過的飲料比如葡萄酒和啤酒就成為了比水更好的飲品。
       很難說到底是當地的菜肴發展成了搭配當地葡萄酒的風格,還是當地葡萄酒發展出了搭配當地菜肴的味道??傊窃跉v史的進程里,一個地方的葡萄酒變得同一個地方的菜肴更為融洽。畢竟數千年來,葡萄酒就以飲料的形式出現在了歐洲大陸的餐桌上。不過一直到二戰后的60、70年代,葡萄酒一直都只是歐洲大陸南部當地性的飲品。二戰打破了世界的邊界,不僅因為來自歐洲的移民走向了全世界,把歐洲的生活習慣帶到了世界各地,還因為交通運輸業的快速發展,讓歐洲的葡萄酒可以在新世界找到。歐式的生活習慣還推動新移民在新世界建立酒莊,釀造葡萄酒。如何在當時還一貧如洗,還喝著廉價的啤酒與威士忌的新世界居民里推廣葡萄酒呢?當然是讓他們在餐桌上喝起來!這是見效的方法。精致的餐酒搭配市場營銷行為的歷史就來源于此?;氐綒W洲,葡萄酒一如既往就只是日常普通的存在,吃牛排喝,吃意面也喝,自己在家吃飯喝,請客吃飯也喝。
       不過餐酒搭配的文化并沒能融入中國。在高度白酒主導的飲酒文化里,酒顯然不是用于配餐的。低度的、配餐的、歐洲來的葡萄酒在這樣的場景下顯得格外水土不服。有這么個例子,在歐洲,細致的黑皮諾需要搭配味道細膩的禽類,這是勃艮第的經典搭配。而不知何時開始,黑皮諾搭配北京烤鴨也成了經典。但是北京的烤鴨里需要用大蔥、需要有甜面醬。酥脆的鴨皮沾白糖是重要的吃法。這些個味道同黑皮諾的典雅無論如何都走不到一起??绝啽旧硎菦]有咸味的,不沾上甜面醬,烤鴨也不會是單獨吃的。但在甜面醬面前,黑皮諾的精細完全就被掩蓋了。二者,并沒有那么地“配”。大抵因為來中國做活動的酒莊主們常常被問到需要如何搭配葡萄酒,用他們的歐洲“常識”套到中國的國情上,烤鴨就變成了搭配黑皮諾的佳釀!
       如何避免尷尬、讓中餐臺子上的葡萄酒不突兀呢?亞洲裔的一位葡萄酒大師Master of Wine Jeannie Cho LEE李志延在她的書《東品西釀》里提了個解決方案。西餐里是一道菜一道菜地吃,也就可以一道菜搭配一種酒。而在常規的中餐里,是一個類型的菜會一起上桌,冷菜是一起的,肉菜是一起的,蔬菜是一起的,主食是一起的。在同一個時間點里,餐桌上可能擁有各種不同的食材:酸的醬菜、鮮的鹵菜、清淡的素菜、扎實的肉類,這樣豐富的味道,完全不是一瓶葡萄酒可以對付的。一道菜同一瓶酒的搭配,在中餐也顯然是做不到的。Jeannie提出的方案是在餐桌上同時放置三個酒杯:一杯清口的起泡酒,一杯搭配蔬菜魚類禽類的白葡萄酒以及一杯搭配肉類的紅葡萄酒。這樣的配置可以讓任何菜肴、任何場景都游刃有余。
     
      雖然葡萄酒也曾被視為飲品,但在把葡萄酒文化發揚光大的古羅馬,葡萄酒是真正全民性的飲料。將其視為隆重的宴請文化的一部分,使其少了一分真實感。飲用葡萄酒的真諦應該是無時不刻都能舉起酒杯,飲用一口。

    小編:six

    亚洲 中文字幕 日韩 无码
    <samp id="0sogw"><s id="0sogw"></s></samp>
  • <table id="0sogw"></table>